DMA還是不DMA?這是一個智慧水務的問題

?

新聞&動態

?

        自80年代英國水務公司開始細分這個國家的供水管網以來,建立計量分區(DMA)的實踐已經成為優質供水管網管理的同義詞。運營者通過流量計緊密監控流入這些分區內的水量并應用夜間最小流量法確定漏水的地區。擁有分區計量體系可以最優化考慮測漏人員的部署,更快更準確地查明漏點,讓每個獨立分區內的產銷差率更加一目了然。

 

        這一切聽起來很有道理,對吧?不過這篇文章所闡述的顯然不是這么簡單。

 

        DMA概念已推廣了20多年,行業內幾乎沒有人會否認這種通過細分供水管網來輔助控制漏失的方法,然后這并不代表DMA沒有缺點。在主管道上安裝流量計和邊界閥的成本是昂貴的,并常常伴有水力效率的降低和水質惡化的風險。尤其在這些2000戶以上的密集城市的老管網內,安裝流量計和邊界閥門的成本相當于一個好幾年的CAPEX(Capital Expenditure,即資本性支出,一般是指資金或固定資產、無形資產、遞延資產的投入)。同時另外一些問題就是:漏點是不是可以通過其他更有效的方法來探測?例如無阻流量水利模型、固定式的噪聲記錄儀甚至衛星掃描。是否在供水管網上部署先進的高級計量體系(AMI)會提供一種新的數據驅動式的漏水檢測模式?DMA方法論是否僅僅是這些水務咨詢服務商們用于推動管網管理規劃化、安裝大量的智能計量設備、玩轉水利模型以獲得大額的水審計合同的手段呢?DMA是否過于神化了?

一個DMA劃分的世界

 

        對于DMA概念,目前行業整體相對分為兩個陣營:DMA忠實擁護者 vs. DMA徹底懷疑者。DMA忠實擁護者以英國的系列水務公司、蘇伊士以及威立雅為首——這些企業促進了DMA在改善管網智能化的基礎。這類模型遍布歐洲并出口到新加坡、智利、巴西和澳大利亞等國家。技術供應商例如TaKaDu和i2O主要基于DMA框架,以捕獲和分析管網中的數據流作為核心商業模式。水務咨詢公司如Crowder Consulting 和 Miya 實現了他們自己基于DMA的水平衡方法。主要的工業大鱷們如施耐德電氣和西門子等為水司量身定做了管網分區管理產品。自此,DMA看似已成為水司通往智慧水務之旅的基礎交通工具了。

 

        DMA懷疑者們代表了世界上絕大已使用非DMA手段來管理供水管網產銷差的國家。他們往往通過嚴謹的供水管網條件評估和成熟的主動漏水控制方法(音頻法)來有效降低管網漏失率。從這些國家的角度來看,DMA的使用可能是無效的,甚至對于細分整個管網至一個個的分區是不切實際的。這種“非DMA控制手段”在美國、德國、日本以及大部分發展中國家非常流行。世界水行業內享有名氣的一些非依賴DMA方法控制漏損的供應商包括:以管網資產智能化技術為主的Pure Technologies和Echologics;以聲學法探測和監測為主的英國豪邁和日本富士,最近Utilis作為新興的衛星技術探測也加入了漏水控制大軍中。 

漏損管理的灰色地帶—虛擬DMA

 

        幸運的是,決定是否使用DMA已不在是一個非黑即白的問題。虛擬DMA(VDMA)概念的出現將會通過AMI技術將實時消費數據、管網參數監測、超聲波計量和聲學流量計量技術結合到一起。VDMA可能做到在對管網不進行實際分區計量的情況下,仍然進行DMA式的漏水探測。這本質上代表著是一種范式轉移:從有形的、基于物理式DMA的解決方案轉移至完全不基于DMA框架的智慧型解決方案。例如現在的美國等其他對于DMA不太感冒的國家正在不斷的對這種新模式進行市場開發。儀表數據專家如Itron和海王星水表、軟件廠商如本特利系統已經開始著手研究和開發VDMA導向的產品和服務。

 

         “DMA的確有很多好處。但是對于漏水檢測來說,DMA不是唯一的,甚至最好的答案。DMA對于漏水檢測的“顆粒度”不夠大,也不是最具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威立雅水務集團在評估法國的“里昂大型漏水監測投資計劃”時對比了建立DMA和建立固定式聲學傳感器網絡之間的成本。威立雅意識到兩者之間的成本是相似的。然而,在識別和定位更小漏點的能力方面很顯然聲學方法更加有效。”——某歐洲漏水探測設備廠商CTO評價道。

 

2019年7月12日 15:55
?瀏覽量:0
97五月天婷婷免费观看视频,97午夜理论片影院在线播放,99riav国产精品视频,99精品久久只有精品